機電設備行業稅收籌劃解決方案

大部分的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型企業都具有勞動密集型的特點,企業的主要資產除了生產設備以及原材料和存貨外,很大一部分支出來自用工成本。由于制造企業的從業人員對于專業技能的要求相對較低,且生產企業普遍存在季

立即咨詢

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的定義

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Manufacturing industry)是指機械工業時代利用某種資源(物料、能源、設備、工具、資金、技術、信息和人力等),按照市場要求,通過制造過程,轉化為可供人們使用和利用的大型工具、工業品與生活消費產品的行業。


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發展現狀

2016-2019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年均增長8.7%,由20.95萬億元增至26.92萬億元,占全球比重達到28.1%;數字經濟規模年均增長16.6%,由22.6萬億元增至35.8萬億元,占GDP比重達到36.2%。

2016年至2019年,我國工業增加值由24.54萬億元增至31.71萬億元,年均增長5.9%,遠高于同期世界工業2.9%的年均增速。具體來看,2019年全年全部工業增加值317109億元,比上年增長5.7%。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5.7%。全年規模以上工業中,農副食品加工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9%,紡織業增長1.3%,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增長4.7%,非金屬礦物制品業增長8.9%,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增長9.9%,通用設備制造業增長4.3%,專用設備制造業增長6.9%,汽車制造業增長1.8%,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增長10.7%,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增長9.3%,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增長6.5%。

據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11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0%,增速比10月份加快0.1個百分點;環比增長1.03%;1-11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3%,比1-10月份加快0.5個百分點。

2020年11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0%,增速比10月份加快0.1個百分點;環比增長1.03%。1-11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3%,比1-10月份加快0.5個百分點。11月份,分經濟類型看,國有控股企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9%;股份制企業增長6.8%,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企業增長8.3%;私營企業增長6.8%。分三大門類看,采礦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0%,制造業增長7.7%,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增長5.4%。11月份,裝備制造業和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1.4%、10.8%,分別快于規模以上工業4.4、3.8個百分點。

2019年,我國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增加值達26.9萬億元,占全球比重28.1%,連續十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國地位。規模以上制造業研發經費內部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達到1.43%,提前超額完成規劃預期的1.26%目標。

我國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面臨的突出問題和挑戰是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在制造業全球價值鏈分工條件下,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一些制造企業將生產工廠轉移到東南亞等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和地區。我國制造業目前主要面臨三大問題:

1. 真實生產率水平較低

目前中國的制造業的總體規模與德國相當,邁入了世界制造大國的行列。在以往的發展中,我國一直被認為具有勞動力成本較低的特殊地域優勢,并最終導致了更具價格優勢的產品定價,因而我國的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很有競爭力。但如果我們將中德兩國的生產效率,即單位產品所耗用的人工成本進行比對,我國生產率可能仍處于較低水平。以美國為例,美國的平均工資是中國的47.8倍,但是創造同樣多的制造業增加值,美國的勞動力成本只是中國的1.3倍;我們選取日本作為比較對象時,這兩個指標分別為29.9和1.2,這已是多年前的數據。隨著我國近幾年經濟水平的良好發展,勞動力成本也相應提高,換言之,我國的生產率水平在不斷降低,大量的低素質勞動者供應掩蓋了這一趨勢。此外,低水平生產能力嚴重過剩,全國主要有80%以上的生產能力利用不足或嚴重不足,大量的生產能力放空;高水平的生產能力又嚴重缺乏,重要設備基本依賴進口,這也限制了生產率的提高。

2. 創新能力不強,缺乏核心競爭力

關鍵技術自給率低,技術對外依賴度達50%,60%以上的裝備需進口,科技對發展的貢獻率僅占30%,發明專利只占世界總量的1.8%,中國經濟發展主要靠外來關鍵技術和裝備的支撐。支撐中國企業生存的條件:一是依靠低成本勞動力優勢,靠低價格競爭,缺乏資金和技術的積累;二是依靠宏觀經濟高速發展支持下的本土市場優勢,強宏觀,弱企業。巨大的人力資本優勢掩蓋了中國企業缺乏核心技術的尷尬,如果這種不利局面還不改變,接下來的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將會面臨嚴重障礙,中國的制造業可能會為此付出較大代價。

3. 企業組織結構小而散,產業集中度低,規模效益差

 制造業是規模效益最為顯著的產業,但由于沒有建立起適應市場經濟要求的、產業集中度合理的生產體制,企業組織結構散亂的狀況十分突出,我國至今尚未形成一批代表行業先進水平、占有較大市場份額、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大型企業和企業集團,也未能形成一批又技術特色的專業化協作配套的中小企業格局。

總結來說,雖然中國制造業規模和總量在世界名列第一,但在效益、效率、質量、產業結構、持續發展、資源消耗等方面與工業發達國家差距較大。中國制造業必須從規模、速度的發展軌道轉向質量、效益的發展軌道,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發展,才能形成可持續發展的能力。


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行業痛點以及解決方案分析

制造業企業的價值鏈

對于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業企業而言,保持低成本獲取競爭優勢是行業企業普遍采用的一種競爭策略。低成本使企業在同等價格水平下比競爭對手獲取相對更高的收益,或以低價位迅速占領市場。對于制造業企業而言,制造是其最重要的作業活動,企業應當通過技術進步、技術改造來實現這一目標。

 

我們在此援引宏碁創始人施振榮先生提出的“微笑曲線”理論對現狀進行說明。在附加價值的觀念指導下,企業只有不斷往附加價值高的區塊移動與定位才能持續發展與永續經營。在產業鏈中,附加值更多體現在兩端,設計和銷售,處于中間環節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線中間是制造;左邊是研發,屬于全球性的競爭;右邊是營銷,主要是當地性的競爭。當前制造產生的利潤低,全球制造也已供過于求,但是研發與營銷的附加價值高,因此產業未來應朝曲線的兩端發展,也就是在左邊加強研發創造智慧產權,在右邊加強客戶導向的營銷與服務。因此,就制造業而言,提升附加價值,增加競爭力同樣可以通過重塑企業價值鏈來實現,制造業企業應該集中資源做本企業最擅長的供應鏈環節,向“微笑曲線”的兩端延伸。


機電設備行業,市場營銷與研發環節等高附加值環節以及用工成本調整——主要籌劃對象

附加價值可以說是一種企業活力的潛力。技術成熟、進入門檻低,普遍化的技術都很容易成為所謂的“微利”企業,也就是所謂的低附加值產業。一般的制造、組裝的企業就是所謂的低附加價值產業,為了維持生存,只能不斷擴充產能,維持獲利。但是只要市場萎縮、產品價格下降、產品銷售不再成長,企業馬上就會面臨經營危機。

因此,采購市場上成熟可靠的市場營銷服務和技術工程服務等服務,提高高附加值環節的增值額,增強價值創造能力、延長價值鏈長度是大多數制造業客戶進行價值鏈重構與稅務籌劃的主要手段。

此外,由于制造業企業用工往往存在潮汐性的特征,季節性、臨時性用工較為常見。企業針對此類用工行為無法有效控制成本,加之目前我國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用工成本相對較大已經成為部分企業發展的嚴重阻力,尤其是以量帶動的勞動密集型低毛利制造企業。

綜上,對于市場營銷環節、研發環節以及用工成本模式的調整是制造企業的主要稅務籌劃對象及手段。


機電設備行業稅務痛點及成因

利潤點薄,處于微笑曲線底端

我們選取了各個代表行業制造企業的公開市場數據作為參考標準,對此進行說明:

由上圖可知,大部分制造企業的毛利率水平在22.75%-39.72%的區間之內,其三項費用(銷售、管理及研發)合計與營業成本之比會在0.15-0.39的區間內。制造業企業作為傳統企業,其產品售價以成本占據主導地位,毛利率水平比較低,這一特征通過上表數據得到了論證。此外,我們通過對樣本的成本構成進行了分析。在制造業企業中,原材料等直接材料的成本占到了營業成本的69.76%-88.27%。在實際運營過程中,過高的成本采購意味著企業可能存在潛在無票成本的風險。


勞動密集型行業的用工成本難以準確核算,存在大量臨時用工、季節性用工現象

大部分的機電設備行業或制造型企業都具有勞動密集型的特點,企業的主要資產除了生產設備以及原材料和存貨外,很大一部分支出來自用工成本。由于制造企業的從業人員對于專業技能的要求相對較低,且生產企業普遍存在季節性、潮汐性用工的特點,因此很多制造型企業會選擇臨時用工或季節性用工的現象。這一特征也從企業的人工成本結構上得到了體現。


如上圖,我們分析了樣本企業的人工成本結構,最主要的成本來自銷售人員的工資,這體現了企業向微笑曲線兩端延伸,追求高利潤率的特征。但是直接人工生產成本只占到所有人工成本的22%,這是由于大部分的臨時用工和季節性用工成本會通過制造費用進行歸集。

因此,對于季節性用工和臨時用工的成本進行合理調整,對于制造型企業價值鏈重構,提高盈利能力至關重要,而且可以很大程度上幫助企業規避如社保繳納及用工勞動保護等合規性風險。

機電設備行業企業稅負結構

我們通過對樣本企業的稅負結構進行分析測算,獲得了上圖的結果。

企業所得稅占比最高,占到了85%。

制造型企業企業所得稅稅負過重的成因主要有二:其一在于采購環節的問題。大量的無票成本采購以及不合規的采購造成了企業無法準確核算成本的情況,并最終導致了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環節沒有足夠的成本進行抵扣。

其二在于人力成本問題。因為大部分制造業企業存在季節性、臨時性用工,很多用工成本無法準確核算,甚至在實務中存在現金支取發薪的問題。這也是造成稅負成本結構中個人所得稅占比過低的原因之一,因為大部分的臨時用工成本、個稅、社保無法準確核算,而且實務中存在現金支取的情況,因此個稅無法準確核算。因此,解決用工成本核算問題,可以從很大程度上規避企業偷稅漏稅的風險。


完整版“商務服務行業稅收籌劃解決方案”,請免費咨詢捷稅寶客服。

相關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