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技術服務行業稅收籌劃解決方案

互聯網技術服務行業是一門新型的產業,同樣也是新經濟模式中的主要參與者和價值貢獻者。正是由于信息技術產業的創新性使得它具備了與傳統企業不同的稅務痛點,比如低成本高費用的層本模式造成的高毛利現象。

立即咨詢

摘要

互聯網技術服務行業或信息技術產業是一門新型的產業,同樣也是新經濟模式中的主要參與者和價值貢獻者。正是由于互聯網技術服務行業或信息技術產業的創新性使得它具備了與傳統企業不同的稅務痛點,比如低成本高費用的層本模式造成的高毛利現象,以及行業高水平待遇帶來的高個稅及用工成本問題。我們通過對信息技術行業進行調研,認為個人獨資企業模式以及靈活用工平臺模式應當是可行的解決方案。

信息技術行業的定義

軟件與信息技術服務業是指利用計算機、通信網絡等技術對信息進行生產、收集、處理、加工、存儲、運輸、檢索和利用,并提供信息服務的業務活動。同樣,信息技術企業也是我們最主要的客戶群體。

信息技術行業的發展現狀

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產業作為國家的基礎性、戰略性、先導性產業,逐漸成為推動國民經濟發展和促進全社會生產效率提升的強大動力。

近年來,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產業規模迅速擴大,技術水平顯著提升,已發展成為戰略新興產業的重要組成部份。2020年1-10月中國軟件業務收入為65,542億元,同比增長11.7%。


從公司數量上來看,我國東部和西部地區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快速發展。2020年1-10月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東部地區企業個數為28,158個,西部地區企業個數為5,179個,中部地區企業個數為4,643個,東北地區企業個數為2,207個。


從業務規模上看,2020年1-10月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東部地區利潤總額為6,893億元,西部地區利潤總額為749億元,中部地區利潤總額為273億元,東北地區利潤總額為111億元。


信息技術企業行業痛點以及解決方案分析

信息技術企業的價值鏈


與傳統企業的價值鏈不同,信息技術企業的基本活動包括產品設計、軟件市場營銷、應用服務以及客戶服務等。再加上傳統價值鏈中作為支持活動的技術開發,這些模塊構成了信息技術企業最為主要的利潤創造點。


上圖是互聯網企業的基本業務流程。在上圖的業務流中,軟件企業從客戶處獲取需求信息,通過計算機轉化為帶有用戶需求功能的軟件產品,最后通過銷售商或直接銷售給用戶。結合現實場景以及行業特點,我們可以看出信息技術服務業的主要費用發生環節是軟件開發和市場營銷上。

稅務痛點及成因

低成本高(銷售、研發)費用的成本結構導致毛利過高

我們選取相關行業企業企業近三年的公開市場財務數據,根據我們的分析:大部分信息技術企業的毛利率水平在38.31%-58.94%的區間之內,其三項費用(銷售、管理及研發)合計與營業成本之比會在0.46-1.06的區間內。對比傳統企業的產品售價以成本占主導地位,毛利收入比較少;信息技術服務業提供的大部分為無形產品,這類產品通常附加值較高,支出費用中銷售以及研發費用占據了主導地位。這一特征通過上表數據得到了論證。

員工薪酬及福利成本過高

大部分的信息技術企業都具有輕資產重技術的特點,企業的主要資產除了技術及品牌等無形資產外,更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員工資產。信息技術行業的從業人員往往具備較強的技能水平,希望以較高的效率將技術轉化為有型的資產,因此較之傳統行業也擁有較高的工資和優厚的待遇。這一特征也從職工薪酬及福利上得以體現。

我們分析了相關市場數據:

一般行業中的職工薪酬與福利會占到整個費用結構中的六成到七成,已經成為信息技術企業最大的支出項。因此,對于職工的薪酬與福利進行籌劃,合理調節企業成本就尤為重要。

企業稅負結構

我們通過對樣本企業的稅負結構進行分析測算,獲得了上圖的結果。

企業所得稅以及個人所得稅占比較高,分別為25%和31%。

信息技術企業企業所得稅稅負過重的成因主要有二:首先,信息技術企業等現代服務業本身利潤較高,且最大頭的是人力資源成本。因此,要合理籌劃員工的薪酬問題,差異化、有針對性地設計高薪員工與一般員工的籌劃方案。其次,在實務中存在無法取得發票,導致核算不準確造成利潤偏高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企業需要合理設計成本/費用結構,嚴格遵守稅務合規要求。

信息技術企業每年大量的成本投入都集中在研發等核心職能部門。而員工個人薪酬和福利又是其中占比最大的部分,因此,員工收入過高勢必會帶來企業社保負擔過重以及員工個稅負擔過高的情況。尤其是對于高薪職工以及股東這類高凈值人士來說,個人所得稅的稅負往往較重。根據現行個人所得稅稅法,股東分紅面臨著20%的稅率,高薪職工的個稅稅率最高會適用最高45%的累進稅率。如企業不合理進行相關籌劃,不僅會影響到社保成本,還會嚴重打擊員工積極性,造成重要人力資源流失的困境。

因此,長期、穩定、無風險的稅務籌劃方案就尤為重要。

相關案例